黑法师

注册

 

发新话题 回复该主题

树立正确的信仰和正见21 [复制链接]

1#
北京最好手足癣医院 http://m.39.net/baidianfeng/a_8833740.html
上篇信仰的分类我认为不光学佛的人,所有的人活在这个世界上,只要他想活下去,就必须要有一个信仰——就是现在人所说的“信念”。谁也不可能像木头石头一样,没有信念地在世上活着;即使是毫无理想的人,还想着吃好穿好,希望明天过得更好。只是每个人的信仰有高有低,有浅有深,有目光深远的,也有只顾眼前的。所以今天就对“信仰”这个广泛的话题,谈一下我自己肤浅的一些认识,希望对大家有所启发。希望每个人都能树立一种正确的信仰;尤其是佛弟子,一定要对佛教基本的理论有一个正确的认知。[物质信仰]最低级的一种信仰,也可以说最基础的信仰,就是对物质的追求。说它低级,是因为人之所以为人,是跟其他动物不一样的,人是有崇高的灵魂,具有丰富的情感和创造力,是与天地同为宇宙中最高尚的“三才”之一。说他基础,是因为很多人都希望过得好一些,吃穿用都好一些,这个是最基础的要求。然而就像刚才说的,人是不同于其他动物的,所以人活着,不应只是为了吃穿的问题,以此作为人生最终的追求,信仰的归宿。但是看看现在很多人的行为,的确是以物质的好坏为信仰的。这种人就像是没有灵魂一样,行尸走肉,也毫无道德、毫无规矩可言,当他对物质的需要,一旦与道德或者法律发生冲突的时候,他会毫不犹豫地选择为了获得财富而去伤害他人。简单的来说,这类人为了每天有饭吃、有衣穿,然后为了过得更好,就会不断地放纵心中的欲望,凡事皆以自我为中心,去追求物欲的享受。而有些人说自己什么信仰也没有,其实他的这种什么也不信的信仰,也是属于以自我为中心,追求物质生活的“物质信仰”的范畴。后来有一些人把这种信仰美其名曰“自由”;但这种“自由”和我们一般人所说的“自由自在”是大相径庭的,是完全不一样的。他们这种所谓的“自由”是把人性的私欲最大化,在毫无准则的情况下,在不与宇宙之道、人伦之道和社会法则相协调的基础上,走一条灰色路线——也就是说只要自己受不到伤害,就尽情去做自己想做的事情。这个在我看来就是放纵主义,这是非常不好的,也是很可怕的。这样的信仰会引得一批人过着今朝有酒今朝醉的生活,这些人可能会成为社会中很平凡的一分子,也可能会为了物质生活铤而走险,成为危害社会的一批人,所以这种信仰是最要不得的。其实他们之所以有这种物质信仰、拜金主义,也不完全是他的错,因为没有天生的尧舜,谁也不可能一生下来就懂得宇宙的真理、做人的道德。这个是在后天的环境中,慢慢熏习出来的,正所谓“性相近,习相远”。这种信仰的普遍产生,主要是因为近现代社会的发展。由于新旧社会的交替,西方文化的冲击,还有中华民族近百年来的受人蹂躏和压迫,于是就给人一种错觉——好像是弱肉强食,经济军事决定一切,也就是说有钱有势力,人就可以当老大。其实这个只是表面现象,是不足取的。我们要知道,现在中国的社会主义,正处在初级的发展阶段,社会的良性发展还很不成熟。不像是西方某些国家,比如瑞士,它已经形成非常成熟的社会体系,人民的自觉率很高,受教育率很高,社会福利特别好,官员自然不贪腐,人民自然不犯罪。而我国目前只是处于探索发展阶段,有许多地方很不成熟,社会发展中弊端的确也是有很多,很多的社会矛盾也非常的尖锐。我们学过中国历史都知道,中国经历了一个非常悲惨的一百年,一直受打击、受压迫;所以一些目光短浅的知识分子,只看到表面的现象,听到一些西方“先进的理念”后,从而进行了错误的反思。从一开始五四运动后的盲目崇尚西方文明,到后来慢慢的矫枉过正,泛滥的否定我国优秀的传统文化,全盘西化,崇洋媚外,从而导致了人们的思想认识产生了偏见,对中国传统文化造成了致命的创伤。为了脱离落后就要挨打的局面,全国上下也掀起了一股前所未有的发展浪潮;但在脱离原有意识形态的状况下,使得在发展中也滋生了很多的不正之风、功利主义,丢失了一种由内而外的道德约束。虽然一些英明的政治家们有非常高的精神觉悟和理想,但实际上老百姓还是如草一样,随风倒的。一开始可能在伟人的榜样下,老百姓自觉性高,约束性高;但国家毕竟是以“经济建设”为主,这样在某些程度上就没有特别在意人的精神道德建设。所以在经济建设蓬勃发展的同时,精神建设就滞落了,这样的结果就是——当伟大的精神领袖和政治领袖逝世以后,人民信仰的仰靠没有了,约束放松了,畏惧心自然也就没有了。由于迅速的经济建设的发展,所带来的一切以发展为目的,金钱至上的私欲主义却慢慢膨胀了。而且在很大程度上没有了节制,人们已经习惯于对物质发展疯狂的追求,所以搞得社会有些畸形。总体上给人的感觉就是,只要有钱,只要有关系,什么事都可以办。上医院要花钱,找份好工作要花钱,打官司要花钱,结婚要花钱,生孩子要花钱,上学要花钱,死了人也要花钱,而且都要花不少钱,最好还得有点关系。这些最基础的生活需求、公平裁决,一旦与金钱挂上了钩,必定是与共产主义的理想越走越远的。所以整个社会形成了一种人人自危,人人自保的畸形发展中。所以大部分人的信仰逐渐从“人人为我,我为人人”的理念,变成了只要活下去,要想活的好,必须得有很多钱才可以的物质信仰了。六七十年代过来的一大批人,没有受过很完整的“大学”(君子之学)、“道德”教育,又经历了“打倒孔家店”啊一类的文革运动,导致长久以来维系中华民族生存发展的主流意识和社会道德体系的儒释道文化也被破坏了。而从西方引进的全是更高、更快、更强的资本主义发展模式,没有人文道德的普遍建设。所以就给中国一大批人造成了一种“物质信仰”——以为只有物质建设上来了,人有钱了就能说了算,有钱就能解决一切问题。(有些人可能认为学来的都是最民主,最先进的文化形态。)这种信仰是非常可怜的,但是当时的社会发展也必然会造就那么一批人。这也是说我们所犯的错误不在于发展经济,而是过分地强调了经济在人们心中的主导地位,忽视了外来糟粕文化在国内的疯狂传播和渗透,放任了文化卖国贼和功利主义的腐蚀。所以虽然国家对德、智、体、美、劳全面建设,但是普遍的社会畸形,有钱决定一切表面现象,到处攀比的奢靡之风,唯利是图的功利主义,放纵人性的纵欲观念,瓦解古风古德古文化的革命,却一直在盛行。在这种个人主义、物质信仰的催化下,很多人没有了仁人君子的准则,没有了辨别是非的能力,没有了强健的体魄,没有了审美的准则,没有了崇尚劳动的优良风气,没有了骨子里的道气——所以中华民族所面对的是自古以来,最严重的一次人文灾难、信仰丢失。其中还有一些综合因素,比如家教文化和宗族敬畏心没有了,社会媒体对善的宣传、对道德的引导,普遍缺失,反而对如何赚钱、攀比享受、低俗影视、个人崇拜、暴力色情种种低级趣味的信息广泛宣传,造成了很坏的影响。这也是目前中国社会所经历的一个必然阶段,虽然古代也有这种信仰,但毕竟不是主流,所以这里就要单独的列出来,根据现在这种信仰的普遍形成大概的讲一下。这也可以提醒大家不要受到一些文化卖国贼的蛊惑,拿着这段特别的历史,否定我们很多革命前辈和先烈们的丰功伟绩,诋毁国家领导人的形象,瓦解人民对党和国家信任,进一步制造各种危害国家和社会的言论,甚至上谏中央,误国误民。后来国家政府慢慢看到这类问题的严重性后,一些开明的领导人就推出了类似“和谐社会”、“中国梦”的思想。引导社会大众逐渐从物质信仰,过渡到科学和和谐社会的平衡发展。本着自身的问题自己解决,一方水土文化养育一方人的客观态度,不再盲目地崇洋媚外,勇敢地承认挖掘自身文化的优越性。并敢于抵制外来文化的侵略,勇敢地、公正地报道各种与唯物主义思想不同的其他宗教和文化的客观性。实在是令人欣慰,振奋人心!其实信仰的问题,物质只是表面的,若论分类,信仰无非就是精神的依靠,无所谓物质信仰和其他,而物质信仰也只是满足精神需求的一种表现方式而已。但是若往细了分,也可以根据人们之间不同的理念,分为很多种。刚才说的只是最基础的物质追求,在古代还有很多对自然现象和造物主的信仰崇拜。但随着社会的进步,一些像伽利略、哥白尼一类的科学家,对宗教“神权”思想的挑战,人们逐渐对信仰的问题有了更深的认识,不只停留在崇拜见不到的造物主身上,而是慢慢对科学的发展有了一定的信仰。[科学信仰]什么是科学信仰?简单地说就是客观地了解宇宙人生、探索宇宙人生奥秘的实证主义的信仰。也就是从我们眼睛能看得着、耳朵能听得见的一些现象上(通过仪器检测传递给自己的也是),从一些可以见得着的科学证据里,了解这个宇宙人生。但是科学认识生命、世界的方式目前还只是一个逗号,因为随着仪器设备的越来越先进,理论证据的不断积累,总是会有更新的发现,更多的定义,后期的科学理论也可以不断地否定前期的。因为科学是不断进步的,它的认识程度越来越深了之后必然要推翻前面的。虽然拿现在最尖端的物理学理论来看——例如弦论和量子纠缠,在一定程度上的确是让人们认识到了佛陀所说的“色不异空,空不异色”的智慧;而且尤其是量子力学中,态叠加原理和塌缩理论的提出,更是证明了意识与物质之间的直接关系,从而对佛陀所说的“应观法界性,一切唯心造”的真理,有了更直接和真切的认识。但是科学的研究只是向外的一种探索,至于何时能彻底了解宇宙中数不清的原理和真相,那更是漫漫的长远之路。即使有一天,通过科学让人类彻底的了解了宇宙万物的原理和规则,那也只是一种认识而已。至于怎样通过科学的手段彻底解决人类终极的生死问题、疾病和痛苦的问题——包括是天灾人祸、宇宙的生成与毁灭——那还是一个未知数。所以科学的信仰,可以让我们理性的看待事物;但是在未达到终极以前,它就会有很多的不确定性,无法让我们清晰地看清楚这个世界,无法让我们获得现世或究竟的解脱。本来科学的信仰是让我们客观地了解宇宙人生,但是有些人就拿了科学的成果用在了战争上,用在欲望的发展上,这样就会带来非常大的隐患。当然有的社会学家也可以说,借用科学的成果,是为了让人更好地活在这个世间,让人更快捷,更方便,更幸福。但他要说幸福,我就不认可幸福是靠物质来满足的。我以前讲过古代的人和现代的人相比,哪种人更幸福呢?答案是都有幸福的,而且古代的人比现在的人有可能要幸福得多。为什么?因为他没这么大的信息量,没有这么大的社会压力,他们只要这个家庭能好好地过日子,排除社会动荡、战争等因素,人民就能安居乐业。所以你说科学发展让人更幸福的话,这是不对的。科学只能让人在某些程度上客观的了解宇宙人生,但是不能拿来过度地开发,以满足人类的欲望;否则科学的发展,只能把人带入一种高速的社会竞争,高速的生活模式之中。而当它的能量累积到一定程度后,也会给这个世界带来很多毁灭性的打击。科学的发展是把双刃剑,用的好可以斩乱麻,用不好那就是自我毁灭。科学的发展虽然看似不停的在创造奇迹,但它却创造不了人们快乐的内心,解决不了一个人的烦恼。[鬼神信仰]若抛开物质信仰和科学信仰,我们知道还有一种自古以来,生命力最旺盛的信仰,那就是“鬼神信仰”。这种信仰的目的,是寻求一种他力的依靠,依靠一种神奇的力量,来救度自己。鬼神信仰最早来源于人们对自然的无知,盲目的崇拜一些日、月等天体,水、火、风、海啸、火山爆发等自然现象。因为不了解,就自我想象,认为这种现象的背后,一定有一个跟人一样,但比人要有能力的主宰者——神。当看到火山爆发、狂风骤雨、大海咆哮、灾难来临时,就认为是天神发怒,所以为了自己能不受到伤害,就要信仰他,供奉他,希望他不要降下灾祸。当然这一批鬼神信仰完全是自己想象出来的,是在没有的基础上自己创造出来的,是属于迷信一类的,故这种鬼神信仰是最不可靠的,子虚乌有。[哲学信仰]还有一些智慧高一点的人,脱离了物质信仰,对私欲的追求不再认为是幸福的,也能识破鬼神信仰,知道没有一个主宰者,那他在精神上就很空洞了。因为人没有精神依靠,就会感觉非常的空虚,所以就会追求一种理论的自我圆融。我定义为“追求圆融的理性依靠的信仰”,不再单单是感性的追求。这种信仰认为我们依靠万能的神,依靠火神、风神,依靠科学、物质啊,这些都是靠不住的,因为他认为追求物质的时候并没有得到幸福,天天灯红酒绿之中,他认为还是很空虚的。科学也是这样,不停的发展,精神上还是靠不住,即寄希望于它,又害怕它,又不得不去发展它。虚拟的鬼神就更不用说了,因为不能直接和它沟通,没有一种法印,就很容易受到邪见的迷惑,只能越来越昏昏然。所以人们为了有一种精神寄托,那就需要自我的思想观念上有一种完美的认识,就是我们的精神要有理性的依靠,于是就出现了西方人所说的“哲学”。例如泰勒斯、毕达哥拉斯、苏格拉底、阿奎那、笛卡尔,乃至是伏尔泰、黑格尔、叔本华、马克思等理论哲学家。当然哲学不并是西方人的产物,中国自古至今就有各种思想的产生,例如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宋明理学、诸子百家、黄老之学、上古文明。这些都是至今依然旺盛的理论,每种哲学理论都有自己的一套处世方法和态度。哲学是什么意思呢?希腊语就是说“爱智慧”,简单的说,也就是指智慧,这个并没有很严格的定义。当然现代人的定义比较复杂,例如说哲学就是对普遍的问题的研究与认识,客观系统的一种看待,对心灵、物质、价值、语言、思想等问题的概念和态度。我个人认为,哲学就是一个理论平衡点而已,就是圆融人世间所有的问题,为活在这个世上找一个平衡点、制约点,不偏于此,不偏于彼。这就像是鲁迅笔下的阿Q精神也好,包括儒家的中庸也好,老子的清净无为也好,这都是一种哲学的精神。就是你不要太过了,也不要不及,要找到一个理性的平衡点,这样人就有一个健全的精神世界,就不会太极端,也不会太没落。但是我认为这种哲学的信仰,相对来说还只是一种思想认识的范畴。虽然它能让你面对生死,那也只是让你勇敢地面对生死;虽然它可以让你面对很多现实问题,那也只是让你理性的面对;虽然它可以让你清楚的看清灾难的发生,那也是只能告诉你默默的承受;虽然它可以让你理清各种概念和信仰,但是它只能增加你所知的障碍。这个是不能彻底的解决根本而实际的疾病、衰老、死亡、暴力、灾难、生从何来、死向何处,乃至一切宇宙万物产生和具体演化的真实法则等这些问题的,而这些问题才是人们心灵深处的恐惧和渴望。它还是在平衡由思想认识带来的问题,社会发展带来的问题,科学发展上的一些推断和宗教问题——类似人是猴子变的呀,进化论啊,基督教讲人是上帝创造的呀,道教讲人是女娲捏的啊等等——这些问题的理性态度。如果对哲学了解非常透彻的话,相对来说还是能让人在精神上处于一个非常平淡和谐的状态,或做一个普通人,或立志圣贤,或求得身心协调。也就是让每个不同思想、不同地域、不同根性的人,在世俗生活上都能有一个非常圆融的点。如同老子所提倡的一样,人们应该过着清净无为,为而不争,小国寡民,老死不相往来的生活,让人类的欲望降到最低,然后去随顺自然,遵循天地的规律,这样就可以活得很满足,就可以使人不去过分追求,但却幸福的生活着。但有些人由于有着对自我的肯定和欣赏,有着对物质享受的快感和天马行空的丰富想象力,所以往往不甘寂寞,总是想创造点什么,实现点什么。所以类似老子思想的诞生,就注定是伟大而寂寞的,因为大多数人的认识并不高。自古以来,为了活着而活着,为了活得更好而活着,为了享乐而活着的人,好像一直是很多,他们先天就不用教导,这是与生俱来的普遍态度,那就是“我不喜欢被约束,我希望有我的态度,我不能受伤害,我要活得更好”。1.哲学信仰·大同精神信仰哲学概念的自由,精神层面的依靠,如果目标太近的话,人就容易没有动力,只能理性地活着;以至于有一些“哲学家”,在现实生活中,活得还不如一般人好一点,因为他被自己的“所知障”障碍了。所以儒家就建立了“天下为公”的大同精神,就是孔老夫子追求的“人民老有所养,安居乐业,社会敦伦有序,不僭越礼制,终而天下为公,大同社会”的理想。这样就给人的思想层面加了一个比较久远的目标,这种信仰的追求就有了无穷的动力。因为人们还处在物质信仰为先导的社会,人人都有私欲;有私欲的话,你想让所有人达到大同世界,那就要提倡格物、致知、诚意、正心,从而提高自身的修养,克制自己过分的私欲,让自己高尚而且快乐起来,进而再能齐家、治国,以至于天下太平。他的根本就是让人弘扬圣明的天德,革除弊端与恶习,使人们都能止于至善的境界,如此则天下就可以大同了。这是以个人修养为主导的,若是人们不能止于至善的圣德,那就不能实现大同社会,获得最美满的身心安乐了。正所谓自私的问题没解决,那就不会在意他人的好坏。一切若都为了自己,那又怎么能“为公”?所以人们应该明白这个道理,修身是为自己,天下为公也是能让自己活得最安全,活得最自在。这个不仅自己要诚意正心,格物致知,而且要让所有天下的人都能认同大同世界的好处,并努力为之。然而每个人的思想不一样,所处的环境不一样,社会的发展也不一样;那就不能因循守旧,就要不断更新适应新时代的方法,让人们通达事理,希求圣贤的品德,永远止于至善的境界。而只有真正为天下者,才是天下人所能接受的。真正能为人王者,是能包容天下人的人,仁慈天下人的人,善待天下人的人。大同社会的信仰,是以申张道德为主,讲究克己复礼,忠恕仁德,要人尊礼而行。是先圣而后王,是从内而外的一种道德修养主义。主要强调的是以修身为主,要合道而行。自己做好了,在家庭中才可以敬上爱下,团结兄弟姐们。这样到了国家层面,才可以忠君爱国,团结同僚。这样的人才可以名垂青史,才是真正的王者。也就是说,首先要自善其身,进而再有能力者,才可以兼达天下。也只有真正的仁人志士才堪为人王,堪为领导者,人人也才可以敬佩尊崇。上行下效,这样社会风气就很和谐,大家都尊礼而行,都知道长幼有别,不僭越身份和礼制,君君臣臣,父父子子,各自在各自的位置上,做好自己的事情,这个社会就非常的井然有序。但刚才说过了,因为人都有私欲在,若是他不认同这个理念,他没有崇高的精神,他就会弃舍不顾,我行我素。.哲学信仰·政治信仰而国家的管理者所具有的信仰,就是“政治信仰”。什么是政治?那就是匡正社会规范和国际交往的一种综合治理。因为人的品质有高下,觉悟有高低,若是没有一定的规范,没有很好地治理,那在整个社会中,或是在国家之间就会出现恃强凌弱、压迫剥削的霸权行为,人们就得不到安乐的生活。所以,为了维护人类社会公平、公正地生活和发展,那就需要有一批有德行、有智慧的人,来领导、规范人们的行为。而现代共产党的信仰——也就是共产主义的信仰,就是一种非常高尚的政治信仰。它跟儒家的大同精神类似,也是遵奉天下为公,希圣希贤,也是彻底的斗一个“私”字,也是希望追求一种人人平等、共同富裕的共产主义。而自古以来的政治信仰,其终极目的是很好的,都是为民请愿,为天下苍生着想。尤其是现代中国的政治党派的产生,那就是为了解放中国人民一直受外强的欺侮、封建思想的禁锢和权贵主义的剥削而产生的,是一种为民请愿的政治诉求。他跟儒家的同异,那就是对所依靠的理论和道德的认识。现在共产党人的观念是普遍且直观的唯物主义思想,是与地主老财、剥削百姓的苛政为敌的,它是真正从老百姓出发而建立的人民权利至上的政治信仰,是建立安全法治的社会主义环境为主的。虽然它的发展与实施,与其初发心时的态度和做法,有很多的不尽人意;但因其目标和指导思想的建立初心是伟大的,所以它也会在其发展过程中,不断地矫正与更新。这种思想是自从中国一统后,王权天授、皇权至上的思想观念建立以来,是没有任何一个党派能与其相比的!其人人平等,老百姓当家做主,一切的权利属于人民的政治觉悟,也是自古以来最高尚的。这种信仰是在大众期盼平等、公正的诉求中产生的。他与佛教的普度精神也非常的相似,就像是毛主席讲过的那样:“佛教的创始人释迦牟尼主张普渡众生,是代表当时在印度受压迫的人讲话。为了免除众生的痛苦,他不当王子,出家创立佛教。因此,信佛教的人和我们共产党人合作,在为众生,即人民群众,解除压迫和痛苦这一点上是共同的。”当然一种信仰和理论不能因其目标的伟大就没有了弊端,只要它不禁闭人们的言论,能够听得进意见,就会明白——能“新”才能长久。我们当今这个社会提倡的是依法治国,法制社会,法律的层面是主导的。当然这是随着弱肉强食,个人利益最大化的社会机制产生的必然结果。既然个人不能以道德至上了,那就必然要以法律至上。当然这并不是说古代没有法律,这只是主导思想不一样。因为人不能再克己慎独了,不能追求“不义而富且贵如浮云”的君子之风了,他要个人利益最大化,一切以“抓住老鼠就是好猫”为目标的时候,那就要有完善而健全的法律机制来监督人们的行为。但它有一点或许并不是很优越,那就是不如儒家思想对人们假恶丑的恶念头有约束力、对不法的行为有抨击力了;那监督的漏洞就非常的多了。例如我做儿子的比父亲厉害,那我就是你的长官;我做臣民的比国王还厉害,我就要把你杀了自己当皇帝。很多人的思想都把“能”摆在“德”之上,把更新换代摆在劝谏净化之上了,没有树立一种很好的典范。所以中国社会不断地更替,自古以来轼君的行为就屡有发生。所以,虽然历代王朝还是尊孔圣人为万世师表,但是孔子以后的儒家思想,已经是被政治家们拣择过的了,他们并没有遵循孔老夫子的礼制之教。而近代以来,当封建王朝与传统文化被彻底打倒后,政治家们几千年来装点门面的儒家思想也彻底被摒弃了。那么当原有的传统文化道德和意识形态被彻底摧毁后,人们不能再尊奉君子之风了怎么办?那就要依法治国,就要建立一套完备而缜密的法律。你要违犯了这套法律,上至天子,下至庶民,一概绳之于法。(当然古代也有法律,但还是不能越过王权的。)所以法律的涵盖面就是全部,上至国家主席,下至普通百姓,谁都不可以违犯法律;谁若违犯了法律,就必须要受到制裁。你看现在国家进行的反腐运动,就处分了好多的领导干部,甚至部级、国级的领导,这正是体现国家依法治国的坚定决心的,是让人民看到这套机制的希望的。共产主义信仰的精神理念,就是以人民为主的。其根本就是毛泽东所讲的“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雷锋同志讲的“把有限的生命投入到无限的为人民服务中去”,这就是共产党员先辈们所阐述的党员应有的情怀。大部分中国人都知道,我们的开国领袖毛主席,还有敬爱的周总理啊,他们对自己的要求真的是十分苛刻的,而且对自己家人的要求也是十分苛刻的。而且不管你地位如何,只要触犯了法律,就一概依法惩处。所以以法制为准则,以大同为理想的精神建设,正在指引着我们的生活。我相信在它秉着以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理论指导下,一定会见贤思齐,一定会审视最初的理想与发心,一定会不断学习优秀的文化传承,一定会接受所有的意见和批评,一定会包容所有的宗教与文化。也就是说,想要维护长久的治理,就要兼采天下之长来充实自己,那样就可以生生不息了。古人云:有恒产者,有恒心。若是一种信仰和理念,没有恒产——也就是说没有贯穿以道,没有对自身几千年的文化,有一种贯通性;那么它必定是孤独的、短暂的,必定难以统一全国人民的思想战线。自古,“和而不同”的理念才是最为合理的一种大同精神。若是本着自身理论的原则,放下偏见和对立,对自身和全天下施以包容的态度——遵以三纲八目的大人之学,尊以仁义礼智信的君子思想,奉以以易修身而看天下的精神理念,崇以天人合一的内在道心,归以慈悲为怀的大乘发心,引导人民信仰真诚的善美,惩戒低俗恶劣的言行,尊重所有民族的文化信仰;那么这个管理机构就可以保持长久了,那么共产的目标和天下太平的生活,也就离我们不远了。正如孙中山先生所说的那样:“国民不可无宗教思想,盖教有辅政之功,政有护教之力,政以治身,教以治心,相得益彰,并行不悖。”[精诚主义信仰]我还观察到社会上还有一批艺术家,他们是“精诚主义”信仰。什么叫精诚主义?我跟你举个例子,你就能明白了。精诚主义的物化就是“物华天宝,碧血丹心”。我们知道“碧血丹心”这个成语,讲的是在周朝的时候,刘文公的大夫。也就是《庄子·外物》上记载的“苌弘死于蜀,藏其血三年而化为碧。”什么意思?就是说刘文公的大夫苌弘这个人刚正不阿,正气凛然,忠于朝廷。后来因为他过于刚直,说话不避锋芒,就得罪了很多权贵之人,所以就被别人陷害,蒙冤被杀,死于蜀地。因为他个人精神修养非常高了,所以就有很多人仰慕他,就把他的血藏起来去纪念他。三年之后,当人们拿出他的血来的时候,发现这些血全部化成了碧玉。这个是了不得的,这就是精诚主义的物化体现。那“精诚”是什么呢?精诚就是精神上的精致真诚。俗话说,“精诚所至,金石为开”,就是指的这种人,精诚到了极致,那就可以达到心物一体的境界了。再举个龙泉宝剑的例子:古时候有一个叫欧冶子的人,楚王叫他为自己制造一把宝剑。后来欧冶子就游览名山大川,找到一个地方能出铁英、亮石、寒泉的,后来就到了龙泉那个地方,就锻造了三把宝剑。第一把就是龙泉宝剑,据说是削铁如泥,做工精湛。在《晋书·张华传》中记载,说张华观天象时,发现斗牛之间,常有紫气缭绕。当时就问一个叫雷焕的人,这是怎么回事?雷焕说这是“宝剑之精上彻于天”,也就是说有一把宝剑的精锐之气射到天上去了。也就是说造剑的人通过精湛的制作工艺和一丝不苟的精神,把这把普通的利剑变成了一个宝贝!可以把剑做成天地之间的精品,物华天宝,成了宝贝了。我们说欧冶子就是锻造宝剑的大师,天地可鉴,这也是精诚主义物化的一个体现。还有比如王羲之的半个“鹅”字碑:国清寺里的那半个“鹅”字碑也是因为在地里放光啊,后来一个姓曹的秀才把它挖出来后一看,是王羲之的半个“鹅”字碑。还有像古代的书画大家欧阳询、颜真卿、吴道子、张择端等人的作品,那在现代看来,都是价值连城,难以超越的。本来“鹅”字碑啊,龙泉宝剑啊,还有我们身上淌的血啊,类似这些虽然是物质的东西,本身是没有什么灵魂的;但因为制作的这个人,他本身已经达到了非常高的境界,我们说他的心已经达到了极致的精诚,心物一致的状态了,所以就赋予了这些东西生命。有的人呢,也想达到这样一种巅峰。比如在音乐、书法、绘画、雕像、篆刻等,都要达到巅峰。以达到最精湛的技艺,制作最极致的精品为目的,作为自己的精神信仰。现在社会上有一批人就是追求这个,那叫真正的艺术家——但不包括主要以赚钱为目的的艺人。因为一个人若只顾追求名利,就不能精诚于自己的技艺,那样就很难专心致志地对待自己的作品了。正所谓十年磨一剑,当艺术家必定要先修养心性,长久熏练的。我以前认识一位师父,他在家的时候是学画画的,他说我这一生就希望坐在画板前,画画而死,这是他在家时的愿望。他对绘画艺术的追求已经达到了一个顶点,我称这种人叫“精诚主义信仰”,还是属于精神信仰的层面。[灵魂信仰(宗教信仰)]世界上大部分人,都是有宗教信仰的。其实一部分的宗教信仰是要归入到鬼神信仰中的——就像前面说的,因为他仰慕这些天地万物、自然现象而产生的一种神话的信仰。还有一部分我认为应该归于属于灵魂的信仰,也就是说这些人是相信在肉体之外,还有一个灵魂的存在。有的宗教认为这个灵魂的主宰权在一个人性化的上帝那里——你是上帝创造的,上帝赋予了你灵魂,你必须要臣服于上帝;否则你的灵魂将永远无法超升,或者你会被打入黑暗的地狱,或者你会魂飞魄散,从此消失了。当然一部分人或许并不太相信。有些人呢,还有更理性的认识。他们认为上帝、真主等只是世界万物产生的第一个因素,也就是创造一切万物,主宰一切万物的一种本体功能。所以他们认为这个本体意义上的万能万德,就是“上帝”。这就是对“第一因”的认识。但或许有人会问:若我是上帝创造的,那上帝又是谁创造的呢?或许你可以说:上帝本来就存在,不可以被质疑。但是哲学家的思想就是这样,若是你经不起推敲,经不住质疑,那就说明你本身就是不究竟的。生灭相依,前后相续,既然有已生,那便有能生。上帝既然已经存在,那就有能生上帝的存在;若上帝有父母,自然便有上帝父母的父母。这一切都应该有其存在的理论性,有其可推敲性。若经不住推敲,那便不是真理;若经不住质疑,本身就很可疑。正如“上帝是唯一的真神,是万能的造物主”:既然是“真”,则不被各种理论所破;既然是“神”,自然就有通达一切事物的本领。那他就要解释人们诸多的疑问,比如他为什么只有创造万物的能力,却不能支配他的发展?为什么不能让所有的人都很善良?为什么不能让所有的人再信仰上帝?为什么还要惩罚自己创造的世界?为什么不直接创造一批有能力、高智商、高情商的人,让人类寿命无量,永无夭折,永无灾难,幸福的生活着?为什么不为人类解决实际的意识形态、战争、环境、人权的问题?为什么还要放纵科学家要找一个真相?为什么所谓的幸福生活,乃至生活器具、先进仪器等都是人类自己在创造?为什么当人类有灾难的时候祈祷他,可是灾难还在继续……那么既然他对这个世界没有操控能力,既然不能及时的拯救我们,那我为什么要依靠他?难道上帝只是帮助正要死的人吗?显然人们比上帝要任性许多,不是个听话的“好孩子”。有的宗教家认为人的灵魂是永恒的,是受业力主宰的,而业力就是人们妄想太多,所以就要修持“无想定”,这样他们就认为得了涅槃,就结束了。但我们不禁要问:既然“无想”是安乐的涅槃的话,那木头石头不也是无想吗?难道他们也是得了解脱?难道我们修道最后,就是为了修成一块石头?还有一种宗教告诉我们:宇宙万物本是阴阳造化之功,本有的三清尊神谕示我们仙经。只要人们去修炼,那就可以练成长生不老,直接不死就可以。若是肉身坏了,就运神出窍到天上做神仙,到了天堂一切都很快活。但有些人也会不禁而问:假使我这一生什么也没炼成呢?即使我练得长生不老,腾云驾雾,会七十二种变化,那么这个躯壳子不还是敌不过一把火吗?或许人死了可以直接升到天宫中,那么还会不会重新再被打回人身呢?天宫和天上的神仙会不会躲得过宇宙爆炸时的劫难呢?有生必有死,有成必有坏,这个世界不论从精神还是物质,都躲不过一点,那就是迁流变化,沧海桑田。当世界消殒之日,众生何存?当世界未生之际,众生又何在呢?若再到宇宙冥冥之时,是否还要盘古老人,再来一次开天辟地?是否再烦诸位尊神,重化人间呢?这一切始终让人难以获得一种坚固的依靠,而且也难以解决我们这颗躁动的心所带来的烦恼。当然还有不得不提的是,其中一部分他力信仰是妖魔鬼怪假借仙佛的名字,也能掐会算,也会治病看风水,而且还有些小神通。但是他只是比我们稍有能力而已,还是会有喜怒哀乐、贪着供养的凡夫习气。他们只不过是一些有能力的精灵鬼魅或者巫医术士,只是对时间、空间、维次、天象、乃至事物发生前的征兆,比我们要了解而已。当然神通一事,也不唯这些鬼怪有,即使是西方的耶稣、我国的吕洞宾、丘处机等修道人,还有一些有特异功能的人,还有一切智觉悟者的佛陀,都是有神通的,只不过是能力大小不一样而已。比如在聪明才智方面,人比一般的动物要能;而在地震、海啸等一些自然现象的察觉方面,在飞行、潜水、夜视等本身的功能方面,某些动物就比人要能;还有会开车的就比不会开车的能;练过特殊训练会杂技的人,就比普通人能;而修身修心的方外仙人,自然就会在智慧、预知、意志操控、身心转化等方面,比一般人能。然而佛教认为这种能力的产生,不一定是与解脱有必然联系的。所以虽然佛陀具备广大的神力,依佛教修行的僧侣也有很多神通广大的成就者,但在一般情况下,他们是绝对不会轻易地显现、卖弄神通的。神通一事在佛门中,是佛陀所不推崇的。佛教认为,这只是一个人意念精诚,深入禅定以后的副产品,只是一种能力而已,并不代表彻底的解脱。而唯有彻底明了真理,彻证真理,才可以获得究竟的安乐。小结物质信仰是最低级的信仰。如同鸟兽一样,眼里只有食物,目的就是为了吃饱了活着。因为放纵了对物欲的追求,那就会导致争斗——大到国与国之间的战争,小到家庭中夫妻、兄弟之争,都不会让人获得幸福。所以物质的信仰是不可取的。即使是人人都有道德意识,都愿意遵守法律,完全达到大同社会、共产主义社会;因为人们的私欲只是被健全的法律和高尚的道德情操给伏住了,但是私欲之根还是存在的,所以人们还是有可能会悖逆道德,僭越法制。就像是周礼盛行的时代,上至天子,下至庶民,完全在道德礼制中生活,但最终还是在私欲膨胀的人身上,礼崩乐坏了。故而在历史上传说,商太宰问孔子,三皇五帝或者是孔老夫子是不是圣人时,孔子却说西方有圣人,不治而不乱,不言而自信,不化而自行。所以这种信仰的建立和引导,既可以很普遍,也很有生命力,又可以很持久,但他还并非圣人的教化,虽然它长期以来作为中国几千年的主流文化,但还是有其所失的。更何况是以强制性的法律为主导的社会机制,那么有胆大的人照样会钻空子。正如开国领袖毛主席所讲的“狠斗‘私’字一闪念”,若是人人都能及时的发现这一闪“私”念,斗得及时,斗得好,那就是一个大公无私的人,那就会创造一个正大光明的年代。而若是斗不好,斗不及时,那社会就会出现不美好的隐患了。所以只要人们的私欲尚存,那和谐社会就不会绝对稳定,只能维持在一个相对稳定的状态。而科学信仰是中性的,在帮助人们认识世界的同时,也会摧毁世界。所以近代很伟大的科学家爱因斯坦曾说过这样的话:“没有科学的宗教是瘸子,没有宗教的科学是瞎子。”“如果有任何能够应付现代科学需求的宗教,那必定是佛教。”哲学信仰或许比较高尚,但它也无法解决实际的吃饭买房的问题,人们也有可能无暇思维。而像马克思、恩格斯一类的西方大哲学家,却是对佛教颇有信解。就像他们所说的“辩证法在佛教徒那里已达到比较精致的程度”,“弗里德利希·科本送我两卷他的著作——《佛陀的宗教》,是一部很重要的著作”。还有弗里德利希·尼采也说过:“佛教是历史上唯一真正实证的宗教。它视善良和慈悲为促进健康,不可以仇止仇。”而伯特兰·罗素说的则更直接:“多种宗教中,我所赞成的是佛教。”精致主义信仰看似浪漫,但不切实际,还需要物质生活与思想上的平衡。鬼神信仰中子虚乌有的那些都是些神话。而精灵鬼魅、丹家术士等,也都是六道轮回中的一份子,只不过能力大小不同,都不能超越“个人因果个人了,个人吃饭个人饱”的问题。他力救赎的鬼神信仰和灵魂信仰,就是信仰真主、上帝、天神等的救度,但是他没有自我觉悟的成分,自己也成不了上帝,就是要靠一个万能的主来救赎自己的罪业。这种信仰,也是需要信仰者,自己来求忏悔,自己要去修行,若不去忏悔还是没办法救度,那就说明救赎还是有条件的。但我们在生活中会发现:不论信仰与否,若是一个人真正忏悔了,对自己所做的恶业不再隐瞒,能够勇于向人们发露悔罪了;那么他内心自然就会释怀了,有可能也会得到大家的宽恕,自然也心安理得了。那么为什么还要再去求得一种特别的赦免呢?比如我以前常说的打人的例子,你把别人揍一顿,若是他来报复你,可是你已经认识到以前的确是自己做的很不对,所以你就很真诚的向他忏悔,祈求他的原谅,那么有可能他就会原谅你了。但你如果把一个人暴打一顿,他想报复你,在合适的机缘,成熟的条件下,他不打你个半死才怪哩!那时候你只坐在那里祈祷上帝的话,我想他是不会宽恕你的;因为假使他信的是玉皇大帝,那么他跟上帝交情可能不太深。进而若是你遭受恐怖袭击的话,最好还是找警察。若是没有真实的信仰和完备的约束,即使人人觉悟非常高,都崇敬道德、遵守法律;但是因为生死的问题没有解决,或者是吃饭穿衣的温饱问题,或者是疾病人祸等灾难问题没有解决,那么人还是会有彷徨和恐惧的。这些信仰,在个体生命中,没有一种延续性和亘古不变的永恒约束性,没有一种以绝对真理为依靠的不可坏性,没有一种显而易见的救度能力,那就不一定有约束力了。孔子说:未知生,焉知死?老子曰:吾之大患,唯患有身。而唯物家也是认为人死如灯灭,一了百了。那么人一旦脱离了法律的监控,精神上没有了道德的约束,那样有些狡猾的坏人就会肆无忌惮。他会想:反正只此一生,天灾人祸又不知道,何不趁着活着赶快享乐?那样有些人就难免做出伤天害理,灭绝人性的行为。人就是这样,往往知道很多道理;但是当问题真正发生在自己身上的时候,或者是牵扯到自身的利益、自己亲人利益的时候,那他就不再遵循道德乃至法律的约束了,就不再遵守上帝的教化了。因为人总是有我执的,都会执着我所有的。这个是天生的,一切生命本能的反应就是好生恶死、喜乐厌苦的,都是以自我为中心的。当然讲这些的目的,也并不是一概否定其他的学说和宗教理论。这只是帮大家认清各种宗教哲学的同异之处,用心去思考一些现实问题,从而建立正确的坚固的信仰。各种理念的存在,就像是教育孩子一样——由于每个地方生活环境不一样,文化渊源不一样,每个孩子的习性也不一样,那就不可能用一种定式,去教育所有的孩子。例如中国人自古家庭中有“家长”的概念,若是孩子犯了错了,便可以对孩子实行家法——或跪、或打,乃至是更严厉的惩罚。这在古人看来是天经地义的;而西方人的家庭教育就是全家人一律平等,不论伦常有序,若是父母打孩子,那孩子就可以状告父母。那么这就会出现文化上的意识冲突,从而导致争斗。其实在我看来并不一定非要完全的互相模仿,或者强加给别人自己的文化;而是应该根据每个民族不同的民族特色、文化背景,在非暴力迫害、非霸权侮辱的前提下,都可以平等的实施各自合理的教育方式。这样追求一种和而不同的理念,天下才可以大同,才不会发生宗教战争、政治攻击。而当一种理论和制度,的确是发挥了非常优越的功效,而又很适合所有的民族和社会的话,那大家自然就会去模仿效学——而非是用暴力去征服。我认为不论以任何理由发动的战争,都是侵略行为,都是霸权主义。[真理信仰]1.佛教信仰与其他信仰的不同可能你听了半天,会问我“佛教是属于什么信仰?”其实我告诉你上面的信仰都不是。因为佛教的教理中,最基本的就是要厌离对五欲的追求,因为佛说这是苦的因——所以不可能是物质信仰。佛教依靠的理论和修行解脱的实践方法,是佛陀发现的绝对真理,是究竟圆满,不能被创新的——所以也不可能是科学信仰。佛门最基础的理念就是要破迷开悟,宣讲真理,目的就是为了破除迷信——所以佛门也不可能是鬼神信仰。佛门向来主张人们要随缘,不能过于极端,不能追求物质的极致,从而荒废此生,因为这些东西最终还是要坏灭的——所以也不是让人做艺术家。佛陀说不论是他的紫磨金身,还是能活八万大劫的无色界天,都是躲不过无常的摧残。佛门认为只要这个身体对修道不会有太大的障碍,能用就可以了——所以佛教不主张修身成仙,以得长生不老。佛门讲自己吃饭自己饱,上厕所是别人替代不了的,一切都是自作自受的,根本没有一个万能的主宰者——所以佛门不是信仰真神、上帝的他力宗教信仰。佛陀说,一切人、一切事物乃至是我们的思想念头,精神世界,都是因缘和合而来的,没有一个实质的存在,没有一个第一造物因——所以佛教不是第一因信仰,不是灵魂不灭的灵魂信仰。.佛陀的智慧是怎么来的在经典中记载,佛陀出生的时候,也正是处于印度九十六种学说百花绽放的时候。这九十六种学说,也是各种理论都有的,很多修行人也都是实修实证的。有的也是长年不死,也有还会飞行、变化,多多少少都有一些超于常人的智慧和能力,都有自己的很多门徒——但他们始终逃不出有、无、断、常等的戏论知见,始终得不到真正的解脱。而佛陀对苦的解释,对涅槃的追求,对轮回的出离,就不只是停留在无想的断灭见和对“灵魂神我”永恒的态度中。佛陀在家时是一位将要继承王位的太子,本身就已经通达当时国内的天文、地理、算数、历法等种种学问,而且身怀绝技,武功超群。出家后又向婆罗门仙等诸多苦行僧求学,并且学通了当时各种哲学家的学问,实证了各种修行人的境界。也可以说佛陀在当时就是一位学贯百家,通达了所有学问的人;但还是始终不能解决生死的问题。最后佛陀在菩提树下立下誓愿:若不能大彻大悟,不能解决人类无明的迷惑、生死的流转,那就宁碎此身,也不起于座!当然功夫不负有心人,当佛陀在静坐中进入甚深的禅定后,终于发现了宇宙的真相,发现了宇宙万物流转的过程,发现了一切苦的根源——那就是妄想执着,颠倒迷惑。人类一切的苦难,来源于对事物本质的迷惑,所以就造作了种种错误的行为,从而导致了种种的痛苦。所以佛陀发现这些道理后,就通过禅定力,彻底的断除了对一切事物的颠倒执着,彻底的证得了自由自在的清净法身。进而佛陀发现,不只是人,即使是最小的蚂蚁、昆虫等,这一切的有情生命跟佛陀一样,也都可以觉悟成佛。所以他老人家就慈悲布道,度化了当时很多的外道信佛,平日常随佛陀身边的就有一千两百五十人。.佛陀宣说了什么真理佛陀宣说了世间的真谛之理,告诉了我们怎样才能断除轮回,怎样才能达到永恒安乐的涅槃境界的法门;开示了我们缘起性空的正见,告诉了我们根本没有一个不死之身、不灭之神,一切都是因缘而起,一切都是遵循因果的定律发展的。正所谓自作自受,不作不受;也就是说种瓜得瓜,种豆得豆。而若想要不受苦,那就首先不可以种下受苦的因;若想要得到永恒的安乐,那就首先要明白安乐的因。这样知道了一切事相的本因,那样才可以结出安乐的果实。而佛陀也告诉了我们离开一切灾难、疾病、横祸、死亡等苦难的因,那就是要彻证事物本来缘起即空的空性。而若想获得永恒安乐、神通自在的能力,那就要发菩提心,行六度万行,才可以获得最圆满的果。简单的来说,要想离苦得乐,首先就要超越“造物主”这个第一因,超越有无之分别、阴阳之造化;从而断除颠倒妄想,明了真相;进而发菩提心利益众生,依照戒定慧,闻思修学;最终便会跟佛陀一样,获得圆满的解脱了。.佛教勉强可说是对真理的信仰佛教就是释迦牟尼佛对真理的追求,并实践真理,传播真理的过程,所以佛教可以勉强地说是真理的信仰。为什么勉强地说呢?因为科学也好,其他宗教也好,他们也是在追求真理的;只是每个人对真理的认识层面不同,深浅不太一样。而像先知默罕默德、救世主耶稣,他们都认为自己所推崇的真主和上帝,本身就是真理的化身,而世间的真理也就是他们,他们也就是真理。这就像中国古代的皇帝一样,皇权天受——我就是来统治管理天下的,我就是天子,我说的话就是法律,大家都要受我的保护,受我的救赎,而且若想离苦得乐,也必须得信仰我,遵循我的教化,接受我的救度。而佛教对真理的认识,恰恰是相反的——佛陀认为众生都是平等的;没有一个万能的创造者,没有一个主宰者;这个世间的真相就是苦、空、无常、无我。你可以不信佛,但你不能不信因果,不能不信一切的事物都是无常的幻化,一切的生命都是在生老病死之中,一切的众生都因“我”而生,因“我执”而痛苦。佛陀说他只是一个觉悟者,一个发现者。而若是谁发现了这些规律,谁实证了这些真理,谁也就是佛。一切的生命状态,包括人、畜生、天神等,只要你肯去思维真理,去努力修行,你就可以离苦得乐,你就可以成佛。(一般低智能的畜生,需要罪报了结以后,再生为人、天等高级智能的众生,才能真正的修持解脱。)所以佛陀在教人认识真理的同时,还慈悲的宣讲了一套离苦得乐,认识真理的方法。只要你肯觉悟,只要你肯相信,就可以离苦得乐。但即使你不相信,这些道理也不会消失,这些法则也不会改变。而不肯去觉悟,佛陀也不会勉强你;因为佛陀说一切都是因“缘”而起,有缘自能得度,无缘佛也没有办法。所以佛教不但能够让人认清真理,而且还通情达理,理性而慈悲。佛陀是无有任何条件地帮助你,不论是信仰佛教的,还是信仰其他宗教的,不论是好人还是坏人,不论是飞禽或者走兽,佛陀认为大家都是平等的,都不应受到迫害。所以佛教不只是停留在真理信仰的层面,而且还是怀有终极的、平等的人性关怀在里面的。这个人性的关怀,是针对所有的天地鬼神、牛马畜生、人非人等一切有情生命的。这种平等而慈悲的精神理念,也赢得了全世界宗教家的赞赏。所以佛教也在日内瓦国际联合宗教会上,获得了“最佳宗教世界”奖的至高荣誉。当然佛教对此的宣说不只是空洞的理论,佛陀对修行中会遇到的每种情况,所修出的每种境界,都有详细的阐述。对其修证的过程,也都有一个完整的从浅到深的次第。佛教有八万四千法门,应对不同根机、不同层次的生命。佛教有成千上万卷的经藏。这是理、事、教、行,都臻于完备的。我讲的这些并不是层层递进的关系,这就是一个精神信仰的细化。若再仔细分,还可以分出很多信仰,但总体来说差不多这些就够了。·供养法师·预览时标签不可点收录于话题#个上一篇下一篇
分享 转发
TOP
发新话题 回复该主题